叶晴琅

长混欧美和小说
大概是个透明的写手,下辈子我想点画画的技能点
大概都是坑

【双花】从未改变

暮城榭:

-原著向
-ooc注意


<<<孙哲平

  百花战队队长孙哲平第五赛季常规赛中途就不再上场,一时间众说纷纭。
  有人说他与战队闹了矛盾,有人说他被禁赛,有人说他想转会,更有甚者说他厌烦了繁花血景与张佳乐不和。
  直到赛季末人们才知道,之前那些看似胡扯的东西实际上真的都是胡扯,但是得知真相的他们多么希望那些原因是真的。
  但是事实却是孙哲平手伤退役。
  他再也出不了场。
   
  那一刻粉丝们无比希望这一切都是一个梦,他们还能再见第一狂剑的风采。
  不过那时荣耀的风靡程度远不如现在,孙哲平的退役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沉淀,到他复出时记得他的人寥寥无几。
  不过曾经的期待倒是成了真,尽管后来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孙哲平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两字,但是他也会有不甘与遗憾。
   尽管这样的人或事少之又少。
   但张佳乐就是其中之一。

  孙哲平从来没有说过张佳乐对于他的意义,那是他珍藏在内心最美好的记忆,即便历经岁月的打磨也无法忘怀。
  只是那时的他已无法为张佳乐撑起一片天,只能把最美好的祝福留给他,然后只身离开。
  命运弄人,让他在职业生涯的巅峰不得不怀着满腔热血离开这片他无比热爱的战场。

  孙哲平当然有过不甘,可是当他回首凝望的时候,张佳乐早已背上他的那一份重量踉跄前行。
  第五赛季季后赛,张佳乐疯狂的带领百花闯进决赛,却也止步于决赛。
  其实,当百花式打法不仅仅是掩护而承担起了攻击的时候,孙哲平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自己的离去对他的打击还是太大了啊。
  
  孙哲平走的时候大步流星,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但毕竟那个曾骄傲张扬的狂剑是他。
  无论他说多少遍干脆利落的斩断过去,但是心底依然藏着每一位老将都不曾放下的荣耀梦。

  他多么想再打下去,陪在张佳乐身旁。
  他多么想再走下去,圆年少轻狂的梦。
  他多么想在闯下去,也不畏一路荆棘。
  他多么想这只是一个梦,梦醒后阳光灿烂,世界依旧。
  可是刹那间梦支离破碎,从此那年意气风发的狂剑成为传说。

  孙哲平的离开其实不能称作离开。
  更确切的说法叫回家。
  
  四年前孙哲平为了荣耀离家出走。
  现在他回来了。
  带着败者的无奈。
  那个荣耀的巅峰,他无缘触碰。
  
  后来孙哲平开始学着接手父亲的公司。
  慢慢褪下第一狂剑的光环,孙哲平的年少轻狂一点一点被时光沉淀,磨平了尖锐的锋芒,再不复那年的百花般张扬狂傲。
  即便经历无数时光的洗礼, 曾经锋芒毕露的第一狂剑都被磨平棱角,依然有那么一个人深刻在孙哲平的心中。
  那个人叫做张佳乐。

  可是从孙哲平离开那天开始,他就知道,他此生注定与两件事无缘。
  一个是冠军。
  另一个是张佳乐。

  于是他抱着未完成的梦注视张佳乐的成长。
  从那个疯疯癫癫的百花副队到现在站在世界舞台的国家队队员,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孙哲平笑了。
  也许,他的世界,从不缺少张佳乐的身影。
  
  这样也挺好的。他想。

  即便分别,无数时光的洗礼后,孙哲平依然是那个孙哲平。
  无所畏惧,狂傲依旧。


<<<张佳乐
  
  再见。
  张佳乐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来自孙哲平。

  那一刹那张佳乐下意识的拨打孙哲平的手机,响起的却是冰冷的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张佳乐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出事了。
  这是他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果然,半小时后,孙哲平退役的消息传出。

  张佳乐看到的一刹那就愣住了。
  他想过最坏的情况,可是他没有想到事情这么严重。

  随即抓起钥匙破门而出。

  那天晚上大雨倾盆,但是他连伞都没拿。
  张佳乐只记得他跑到孙哲平家,抱着他连哭带骂,迷迷糊糊的睡了。
  第二天早晨被噩梦惊醒,环顾四周却再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房间里甚至干净的看不出有人住过的痕迹。
  只剩下桌上冷掉的早餐。 

  张佳乐看了一眼时间。
  四点半。

  他是看着自己睡着就走了吧。

  张佳乐苦笑。
  他终究还是没有留下。
  不管是为了荣耀,还是自己。

  那一年夏天是张佳乐有生以来度过的最孤单最痛苦的夏天。
  他几乎处在崩溃的边缘,低迷消沉,自暴自弃。
  他一度想和孙哲平一样一走了之,却在每每想到自已还背负着他未完成的梦的时候默默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以说,那时候,孙哲平和他未完成的冠军梦就是支撑他走下去的最大信念。
  但是,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这不仅仅是支撑他走下去的最大信念,也是一直以来伤害他最深的一刀利刃。

  第五赛季也好,第七赛季也罢,繁花血景的辉煌在缺少了重剑的挥舞下终究没能延续。
  那个时候,张佳乐的疯狂里满是对孙哲平的思念成魔。

  张佳乐从未料到自己对孙哲平的思念竟然如此之深。
  深入骨髓。
  就像沼泽泥潭,一旦陷入,便再无法自拔。

  直到第九赛季的复出加盟霸图,张佳乐放下过去为梦放手一搏,霸图的老将却成为轮回王朝的垫脚石。
  一如既往。
  谁不是呢,不论霸图,还是张佳乐。
  
  再后来,张佳乐和孙哲平的正面交锋。
  枪弹交响,重剑挥舞。
  百花绚烂,狼藉一片。
  
  昔日繁花血景奇迹的缔造者,如今正一点一点的打破他们曾引以为豪的默契与信任。  
  为了他们的冠军梦。

  那一场,张佳乐赢了。

  彼时最放不下的是张佳乐,但此刻他们对决的胜者也是张佳乐。

  张佳乐就是这样的人。
  也许他不似孙哲平有那般拿得起放得下的洒脱自在,但是他也有他的梦他的执着与追求。
  那是他从未泯灭的冠军梦,即便在那段最让他崩溃的时刻也不曾放下的冠军梦。
  幸好后来的后来,梦想的颜色终于在现实中照耀。
  
  但谁也不知道,赛后张佳乐抱着孙哲平哭了整整一夜。
  然后,他放下了
  真真正正的放下了。
  落花狼藉也好百花也好繁花血景也好,他都放下了。
  不过,孙哲平,他张佳乐这一辈子都不愿放下。

  后来的后来,张佳乐捧起了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奖杯。
  这是张佳乐的第一个冠军。
  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张佳乐举起奖杯的时候,眼神里写满了喜悦与自豪。
  再不见繁花血景离去的悲伤。
  百花式的绚烂打法,终于在一路荆棘以后重新归回最初的模样。
  就像那年西部荒野并肩的两个少年一般纯净张扬。

  即使分别,无数时光的洗礼后,张佳乐依然是那个张佳乐。
  执着倔强,绚烂依旧。


<<<双花

  孙哲平与张佳乐的故事开始在那个傍晚。
  那是最初的最初 。
  是那一年孙哲平和张佳乐永远无法忘记的最初。
  是那一声“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的最初。
  是那一个缔造了繁花血景的辉煌的最初。
  是那一天幸好我们相遇的最初。
  
  那时的孙哲平还是个年少轻狂的少年。
  没有世俗的沾染,没有太多的顾虑。
  只有少年的活力与阳光。

  那时的张佳乐还是个绚烂张扬的少年。
  没有挫折的迷茫,没有次次的失望。
  只有少年的笑容与灿烂。
  
  那时的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思议。
  就像一场太过完美的梦。
  以至于后来的后来风雨过后的彩虹格外灿烂。
  
  不过又有谁会知道呢,后来发生的那些意外。
  毕竟意外就是指人们料不到的那些事啊。

  后来孙哲平的手伤退役是一个意外。
  后来张佳乐的退役复出霸图是一个意外。
  后来孙哲平的复出义斩是一个意外。

  那么那年西部荒野的相遇又何尝不是一个意外呢?
  只不过是一个太过美好的意外罢了。

  那时的双花还只是两个绚烂轻狂的少年。
  肆意挥霍着青春,张扬得好像全世界都是他们的臣民。
  只要是有幸见过那年两个张扬的少年的人,都会想,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就让这份绚烂张扬一直保留下去,该有多好。
  
  可惜没有如果。
  如果有如果的话,枪与战矛的组合十年前就可以登上这个舞台。
  如果有如果的话,嘉世气功师的光芒不会被战矛掩盖。
  如果有如果的话,魔术师的变幻莫测会一直留在这个舞台。
  ......
  如果有如果的话,繁花血景会并肩站在冠军奖台。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孙哲平的黯然离场后,张佳乐一个人续写着繁花血景的疯狂。
  但他毕竟不是孙哲平,他也没有孙哲平那种深刻到骨子里的疯狂。
  第五和第七两个赛季的亚军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时的张佳乐不是真正的张佳乐。
  扛起了不属于他的那一份重量,绚烂的繁花中暗藏杀机。
  只是像他这种如花一般绚烂的人怎么会适合沾染血的嫣红,触目惊心的红一次又一次成为他人胜利的背景布。
  
  其实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从未放下过荣耀和他。
  所以一场场比赛里孙哲平看着张佳乐一个人的疯狂苦笑着暗自忧伤。
  
  孙哲平那年走的很果断,现在他却抑制不住想再一次登台的强烈心愿。
  他多么想将第一狂剑的风采一点一点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人们面前,哪怕只有一次,就一次。
  但是不行。

  后来张佳乐含恨退场,却还是忍不住复出霸图再为冠军放手一搏。
  背负无数粉丝的唾骂,张佳乐抛下一切只求一冠。
  但是命运就是这么残酷,它可以让张佳乐第一次决赛落败,就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
  也就同样可以有第四次。

  但那时的张佳乐早已不是过去的张佳乐了。
  至于未来,就像我们队长说的,一如既往。

  同年第十赛季,孙哲平复出义斩。
  “我愿意。”
  是啊,我愿意,谁管得着呢。

  但是许多老将都知道,这份愿意里除了热爱与怀念,还有一种执念,叫张佳乐。

  那次繁花血景的重现也好,那次正面交锋也好,孙哲平都深知自己早已没有闯下去的能力,所以他希望张佳乐可以。
  那是他对曾经最好的搭档最美的祝福。
  那时他对现今最强的对手最大的尊重。
  张佳乐也好,孙哲平也好,他们都是最值得对方尊敬的对手。
  
  当然故事的结局是圆满的。

  张佳乐举起世界冠军的奖杯,孙哲平把他拥在怀里。
  他们都笑着。
  笑得很开心。
  仿佛有幸品尝到世界上最甜蜜的糖果。

  就像那年走上赛场前紧紧相拥的两个少年。
  如初未变。

  即使他们已无法并肩站在这个舞台。
  即使他们已不复那年青春。
  即使他们已分别许久。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
  只要那颗炽热的心还在,无论孙哲平还是张佳乐,赛场上的身影都会与那年的笑颜重合,那都是他们太过熟悉的一切。
  全都如初依旧。
  
  幸好你还在。
  幸好我们的梦如初不变。
  
Fin.
 


 


  

评论
热度(21)
  1. 叶晴琅绪舟珞 转载了此文字
©叶晴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