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晴琅

长混欧美和小说
大概是个透明的写手,下辈子我想点画画的技能点
大概都是坑

【恩闪?】深夜就适合发刀x

#梗:以“梦醒了,什么也没有了”为结尾
#顺带群宣。373669877(没错的话),加群吧(土下座)你看我们群有车子哦。(指旁边)

王不知什么时候被轻声叫醒,睁开眼睛是一望无垠的草原,光芒耀眼的太阳。眼睛一时适应不了强烈的阳光,吉尔伽美什扬起手臂遮上眼睛,翻了个身依旧躺在草地上。


这是乌鲁克城外的一处草地,是属于这个城邦的土地,王把他设为自己的专属。别人无法进入,只有他和友人。


阳光还是强烈,吉尔伽美什挪了挪位置,向阴凉的地方移动,他旁边有块太阳光被挡住了落下的阴影。王放下手臂,热风吹动他白色的衣摆。


吉尔伽美什枕着自己的手臂,悄悄弯曲了身子,似乎是想整个身子都被阴影遮住,不过那不太可能。草地夹杂着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吹来的气味对于吉尔伽美什来说在熟悉不过。


而现在他问到了另一个味道。熟悉的味道,那种无法用词汇形容的气味。身边坐着的便是他一生的挚友。


恩奇都依旧这么坐着手臂环在自己的大腿上,眼镜看着前方的地平线,淡绿色的长发随着风轻轻飘动。他就这么看着躺在草地上睡着的友人往自己这边靠拢。


那片给吉尔伽美什遮阳的阴影就是坐在他身边恩奇都的影子。


这个地方只属于他们两个,没有别人,很安静。不像城里那样繁华,却别有一番风味。


“本王睡了有多久了。”他这么问道。


由于长时间睡眠没有讲话,吉尔伽美什发出的声音略带沙哑,他语气平和完全不想平日里那样傲慢,高高在上。这种语气代表他处于放松状态,而只有在恩奇都身边王才会放松警惕。


“很久了吧,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恩奇都微微笑着,转过头看着蜷着身子躺在自己旁边的挚友,他侧了侧身,尽可能投下更大面积的阴影,吉尔伽美什就那样躺在那里,打了个哈欠。


这却把恩奇都逗笑了,王疑惑的抬头,询问着什么事将泥人逗乐了。而恩奇都止住了笑声,微笑着说友人刚才的模样像极了午后打瞌睡的猫。


王却并不恼怒,只是坐了起来不在躺着,拍点粘在衣服上的枯草。又一次陷入沉默。他觉得他现在身处的地方不太真实。


这里的确是他的故乡,身边也确确实实坐着的是他一生的朋友,可吉尔伽美什说不出那里不对劲,就只是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似乎自己像在做梦一样。


“吉尔今天不怎么喜欢讲话呢。”


恩奇都还是发现了友人与平日里的不同平常虽说吉尔伽
美什并不是健谈的之人可现在的话语还是太过稀少。


“难道是还没睡醒?”


恩奇都还是笑着来了个玩笑,而吉尔伽美什没有任何笑意的脸让恩奇都明白这个玩笑开的可不够什么水准。


而吉尔伽美什依旧在自己心里寻找着压抑着自己的那个原因,似乎与自己身边的挚友有所关联。他把被风乱的刘海重新用手指梳理了一下。


“没什么,像是做了个噩梦一般”


王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让自己能够舒服一些。他站起身,来自两河流域的风带着一丝水汽,吉尔伽美什现在草地上。


恩奇都也随之站了起来,他沉默许久似乎率先找到了友人沉默寡言的原因,但却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和平时一样就这样现在吉尔伽美什身边。


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王的一声叹气最终打破沉默,恩奇都也这才发言。


“为何叹息呢?我的朋友,有什么事能让你所担忧?”


他这么询问着身边的金发之人,吉尔伽美什转身正准备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哑口无言,他无法用言语解释现在他的心情。


恩奇都又笑了,他说


“朋友啊,梦魇从来不是困惑你的东西啊,你又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我一直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泥人这么说着,语气很轻,轻的让吉尔伽美什觉得下一秒就会随风散去消失不见,但他确确实实听到了。王的嘴角终于露出了这一天中第一个笑容。


“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恩奇都拉住了吉尔伽美什的手腕轻轻的亲吻了一下挚友的肌肤,吉尔伽美什笑了起来,王的笑声似乎驱散了阴霾。


“你该回去了。”


紧接着恩奇都说了这么句话,吉尔伽美什知道这是对他说的,他没在在意什么,因为时间一到到了一定时候恩奇都都会知道要准备回去了。


可不太对劲,平日里他说的都是“我们”而今天却只有“你”


当王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早已空无一人,恩奇都就这样不见了,像泡沫一样消失在空气中。吉尔伽美什发现原有的恐惧有重新回到心上。





再一次醒来时,吉尔伽美什并不是在乌鲁克的草地上而是教会地下室的长沙发上,手腕上缠绕着从宝库里取出的天之锁。


王这才回想起来,自己睡着了。在怀念友人的时候。红酒瓶没有塞上木塞,酒香充斥着整个地下室。


“我一直都在”


吉尔伽美什重新躺下,扬起手臂挂在手腕上的锁链垂下来。


“是梦啊”他独自低喃。


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评论(2)
热度(30)
©叶晴琅 | Powered by LOFTER